我的同行师徒

        家装这个行业,在当地人的队伍里,大都是家族企业。有从爷爷手里接过生意的父辈们,带着他们的儿子们。也有意气相投的年轻朋友一起创业。在我后来的合作伙伴里,有做了超过35年楼梯的父子兵。也有只装地板超过十几年的一帮发小。总的感觉是:他们专业!他们敬业!他们赚钱!他们享受!他们夏天干活,冬天度假。他们在国内叫民工,在这里的收入远比工程师都高。应该说,他们是我的启蒙老师。有很多活,是他们手把手教我,才让我今天会干很多活。甚至在有些方面,我已经超越他们。因为,我不仅善于学习,而且勤于总结。因为,我是大学毕业,我是理工男。

      就像我一样,移民来加的绝大部分朋友都是高学历,高智商。加上国内从事家装工作的一线人员几乎全是民工,所以,在这里从事家装工作会遇到双向的打压。一方面是来自于同行对自己所在行业的无知与偏见,另一方面是屋主客户对同行业者保留的国内看法!这种不自重加上不尊重的结果将同行队伍分成了两路:一路是以简单维修为主的,以出租房主为客户群的维修队。另一路则是以自住房主为客户群的精装队伍。我选择了后者,因为,它更考验人,更历练人,当然,它也让你拥有更大的风险与收获。由于大部分屋主都希望找到一个可靠的施工商,然后让你为他操心打理一切。所以,当你拥有客户的时候,你就必须拥有队伍。这是几乎每个好的家装公司都会碰到的问题。多年来的打拼,最大的收获就是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好工匠。而最大的问题就是,花很多的时间带徒弟,花更多的时间擦屁股。更惨的结果是用自己幸苦赚来的工钱为他们的错误买单。在我付出了巨额学费后,我才明白:你是唯一被客户信任的,当然你就是唯一要为这份信任负责的人!

      多年来,我手把手地教了十几个徒弟,被我的客户戏称“黄埔家校”。他们从完全的菜鸟变成了熟练的技工,现在自打招牌闯天下的徒弟也不少。在这个安顿新生活不太容易的适应期,能有一些朋友一起靠着自己的双手养家立业,也算是挺自豪的一段人生。

     那一年,我带了最多的徒弟,接了最多的活,带他们去最远的地方露营。

     那一年,我赔了有史以来最多的钱!让我还账到今日!

感谢那些孩子们带给我的一切喜怒哀乐!这就是生活!

It is life!   c’est la vie!  


synagevathepartneringinitiativebluzzinsmdsi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