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行前辈

      2005年,我在Wellington街上买了一栋房。那是一个上居下铺的街屋。就在那一年我想辞职,因为我厌倦了夹在几个老板之间左右受气的日子,决定自己开一个中华小吃店。因为当时还在公司上班当厂长,所以只好从报纸上找了专业的装修师傅前来看活,报价。那时候,做装修的人比现在少得多,也比现在忙得多!按照约定来到现场的师傅两三个,报的价格相差两三倍!原本想把楼上出租的五半(三室一厅)也给收拾收拾,结果师傅说要三到五万加币!想法立刻就被吓回脑子里去了。

       因为二楼住户是一家受保护的特殊家庭。等了很长时间,花了很多钱才让他们搬走,我要讲的是一楼装修的故事。

      当我按照资金与现实的合理搭配做出决定后,我就将房子交给了没签合同但是说好了一切的师傅,开始了我在加拿大的第一次---屋主与装修师傅的交道。那个房子的一楼是由一个基本方正的超千尺大厅和一个位于上楼楼梯下面的小卫生间组成前半部分。后半部分是一个分割成为三块的小办公室,小厨房和小餐厅组成。我的装修诉求是:1  将卫生间面朝大厅的门90度转向移往靠后门的方向。 2  将后面的隔断全部打开,形成一个通透的后厨空间。

       在买这个房子的时候,经纪人说这里开任何生意都没问题,因为这是一条商业街。但是之后去市政注册公司的的时候,却说因为隔壁就是餐馆,所以,我的店面只能开办公室,洗衣房,理发店,幼儿园等等,但除了餐馆!我的装修计划是将这个空间改为一个会所模样的会议中心。目的客户是各式各样的主题聚会,会议或培训等等。但是,在一周后的一天,师傅通知已经完工后,我喜滋滋的跑到现场一看:

      1  卫生间的门被90度转向,却移到了靠前街(也就是和我那间房里最值得一看的临街大玻璃窗)的方向。问师傅,他说门朝后开不好做,很麻烦!

        2  后面的隔墙是拆掉了,但是从天花板到墙上,深深的一道沟,让你一眼就能看到头 。问师傅,他说谁看这呀!

        我们的新工厂的装修工程是由一个电话安装公司改成一个蛋糕生产厂。其中拆墙,建墙的工程我看了不少。我知道在拆除 墙体之后,你要看不出这里曾经有过旧墙才行!

     那一年,我既不懂家装,也不懂买房!现在我可以说:那年要懂家装就绝不买那房!那年要懂家装就绝不那么低的价格卖掉那房!


synagevathepartneringinitiativebluzzinsmdsi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