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

我的建筑缘分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那年父亲单位要将旧的实验室拆了重盖。那是青砖砌的墙栋(立柱),其间用土坯连接。拆除过程中被掀掉屋顶的墙体断肢残痕,家属院一些叔叔阿姨们在得到领导批准后,陆续有人去拆砖。我跟着父亲也拆了一些,用小推车拉倒家里后,在自家平方前面砌了一堵L型围墙。而且上部分还预留十字形镂空和和横竖相交的装饰墙顶。那年我上高一,12岁,那是我平身第一次的DIY。
     1996年,出国前一年。我被误导可以很快就走,所以辞掉了老师的公职,关掉了自己的公司,每天都在准备离开兰州,我的家乡。可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无聊等待之中,临时在表哥的建筑公司不觉中当了半年的业务总经理,主要是帮助建立公司的管理制度。其间为了拿下文鑫一号楼(当时兰州文鑫小区的临街主楼),我们答应甲方一个月拆掉原地的单身宿舍楼。在工程部的工程师们没有可行方案的情况下。无知者无畏的我组了一个30人的敢死队,,24小时三班倒,不停的用钢丝绳和挖掘机,愣是把一个四层钢混结构的旧楼在14天里夷为平地。每天从早到晚都有几百人围观我们的施工,好多人夸我:假如我是一个干部可以干好多事呢!现在想起来,当年30岁的我有多“二”!
       1997年初登陆来到了当时加拿大的第一大城市:MONTREAL,广东人叫“满地可”,台湾人叫“蒙特楼”,大陆人叫“蒙特利尔”。也许是叫惯了,还是觉得咱们翻译的有点“西洋”味道!三月份登陆,四月份拿到驾照,同时开始了享受新移民的优惠:拿钱学法语!七个月的全职学习,让我完全体会了兴奋,恐惧,紧张,迷茫的新移民适应过程。法语课程结束后经过了短期的生意尝试后,觉得还是需要先找份工作养活自己才是本分。1998年。我便开始了来加拿大唯一的一份正式工作。那是一个早期移民的香港人开的蛋糕厂,我从煮酱扫地干杂工开始,到了两年后老板将工厂交给我全权管理,直到2005年我自己的公司成立。其间我与公司员工齐心合力,将一个原来只为美东及加东地区中式自助餐管生产小蛋糕的小作坊,变成了一个日产1200盒蛋糕的中型工厂。产品也打进了IGA,COSTCO,METRO,SUPER-C等大型超市。由于有七年的,蛋糕上抹奶油的经历,之后我在学抹灰时就比普通人快很多。其实真正值得说的与建筑有关的经历是:为了留住我们公司,房东以很优惠的价格让我们从原来的两个单位换成了三个单位,面积增加了将近3000尺。作为厂长的我被公司委派为甲方代表,全程监理及协调新厂装修的所有工作。前后快一年的时间,我从每一个细节入手,亲眼见证了从水电,瓷砖,制冷,空调等等,方方面面的改建。不同工种,不同族裔的施工队伍,不同水平的施工质量。那一年,相信我见过的装修装饰案例甚至超过一个普通业者十年的经验!每天,除了保证生产正常运行以外,我所有的工作时间都是与那些师傅们一起度过的。当然,词汇量很少但却流利的法语也是那时候练出来的。感谢那时候老板对我的信任!感谢他们让我有了这段完全免费但却是高强度的实地训练,大大的装备了我!


synagevathepartneringinitiativebluzzinsmdsinai